一只宇宙

屁股有毒、整复外科。


当巍澜进入扣糖模式
我兴奋了起来
cue下罗马假日那个糖
简直回到了显微镜看镇魂的开心

我也从未饶过岁月

我和另一些人
一起走过和你走过的路
人来人往
就好像总看得见你

“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我没有臭石头 也没有野河水
这千山万重 天凿地方
也不是我能拥有的
往前走
车窗旁边掠过的 固守的
无关之人的无关之事
偏偏能勾的出一两浊泪

想想这太阳之下
那还有什么新鲜事
悲欢想念 也就是重版再来

想你
还是那么想你
话删来改去
还是想你

抓住那点甜
嚼着嚼着出了一丝涩 咂出来几缕苦
生活太苦了
想到这苦要如影随形 至死方休
真好

我是个什么东西
我敢对生活起怜悯之心

对不起
我惹不住
不妥就删

我的妈 他也太好看了
我为什么每天对一个年收入过亿的人
想入非非
我疯了吧

是吗

人家哪里轮得到你这个妖怪反对

p图博主满脑子废料